1 2 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亏了8万块却换来4900亿,他的成功绝非偶然

时间:2018-01-10 来源:硕士博士圈 作者: 【关闭
 他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通过与政府合作,大赚1150亿。他号称全球华人第一狂,经常发表一些石破天惊的言论。他更是一位称职的父亲,培养出不一样的富二代,他就是严介和,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创始人。
 
640.jpg
 
财富黑马
 
1992年,32岁的严介和从老家江苏淮安拉了一支工程队,奔赴南京打天下。没有办法,因为超生,把民办中学语文教师的饭碗给砸了。
 
然而,来到省城5个月,严介和却一直找不到活干。也是,一个外来户,要钱没钱,要资源没资源,怎么可能有好差事落到头上?
 
直到半年后,才搞到一个29.4万的项目。说是项目,其实就是给南京绕城公路的一个路段打3个涵洞,工期是140天。因为钱少,工期短,而且层层转包,到了严介和手里,账怎么也算不过来。
 
不干?已经找不到下家。干?就要赔8万。
 
“那就偷点工、捡点料,兴许还赚点两个钱,”会计提议。
 
“坚决不行,那样的话宁可赔钱!”
 
最后没有办法,严介和只能在工期方面做文章。当年春节,整个工程队50多号人谁也没有回家,大年三十照样搞到凌晨一点多。
 
结果140天的工期,严介和愣是用72天就完成了,而且涵洞质量,包括涂抹的每一个细节都挑不出去毛病。
 
就这样,严介和进入了南京绕城公路建设总指挥的法眼,人家一高兴,就把绕城公路3000万的配套工程给了严介和,他一下就赚到了800万。
 
而比800万更值钱的,是口碑。
 
此后,严介和陆续在宁连、沪宁、宁通等高速项目中揽到业务,生意越做越大。他的太平洋建设就此走上快车道。
 
号准脉,开好方
 
1996年,江苏宿迁市政府计划建一条南北走向的市府大道,各方面手续都办好了,就是迟迟开不了工。一问,原来是财政吃紧,市政府一下子拿不出十几个亿。
 
严介和就是严介和,他当下与市政府领导拍胸脯,“我来垫资开工,完工后再分期偿还。”他当然不傻,有政府信用做担保,哪个银行不会贷款呢?
 
就这样,严介和一个临时救场的应急想法,就开创我国市政建设的新模式(建设-移交)。
 
从此,严介和成了各地省、市政府的座上宾。他相继与国内500多个城市、1000多个园区合作过,包括江阴长江大桥、南京地铁、太湖整治等一大批国家几、省级重点工程。
 
2005年,严介和以125亿的身家登上了胡润富豪榜第3名。
 
全球华人第一狂
 
严介和对政商关系琢磨得很透,所以该高调高调,该借势借势。
 
2011年,儿子严昊在上海大婚,严介和竟然请来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原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参加婚礼,网友直呼,“这才是真正的富二代”。
 
平日里,严介和也爱放一些不着边际的大炮,比如说马云的电子商务把传统开店的玩死了。比如说不看好王健林,说王健林的模式已经走到头了。他还把6个地市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支付1.6亿美元的建筑欠款。
 
“高调”、“狂”、“口无遮拦”遂成了严介和的标签。
 
“我喜欢有争议,国外有影响力的精英人物都有争议,美国总统竞选得票率没有超过50%的。”
 
“为什么争议那么多?因为我从来不搞媒体公关。”
 
“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
 
“希望媒体把太平洋建设放在显微镜下,也可以向全国相关的纪检、检察部门咨询,看我有没有行贿、受贿、权钱交易。”
 
业界盛传当年胡润要内定严介和为首富,严介和没否认,“确实有这回事,但感到很可怕。第一次和胡润沟通时,表示想放到五名以下。”
 
他是这样带队伍
 
20多年来,严介和的高管团队一定很稳定,很多都来自当年那支包工队,虽然文化水平只有初中、高中,他却照样委以重任。
 
陈晓明从1995年进入太平洋建设,刚开始是司机,铲车、翻斗车、工程车都开过,直到后来到办公室开小车。2002年,他被委任为办公室副主任,2年后又调任太平洋玻璃做副总经理,一举将亏损600多万的老国企扭亏为赢。
 
“钱散人聚,钱聚人散”,严介和就一招“高薪”。在太平洋建设,保洁的月薪都过万,司机和门卫月薪最低1万2,员工平均比同行高出1到3倍。严介和的口头禅就是,“让员工过上有尊严的日子。”
 
员工不傻,严老板人品如何,心里跟明镜似的。很多施工队的基层员工工作了七八年,也能在县城买一套房子,所以他们平日里玩命干活,就为了年底评上先进,参加总部年会能远远看上严介和一眼。
 
他是这样培养接班人
 
2017年10月《胡润百富榜》发榜,31岁的严昊凭借115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8位,他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就仨字,“生得好”。
 
这话不假。不过,严昊也不是白给的。
 
2003年,他高分考入南京大学商学院。除了完成学业外,还在太平洋建设的子公司挂职,大一担任办公室主任,大二任职总经理助理,大三出任常务副总经理,到了大四,严昊就已经走向子公司总经理的岗位。
 
2007年7月,严介和辞去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一职,外界传言新掌门是严昊。
 
没想到严昊直接被父亲发配到了基层,从项目部副主任做起,天天协调征地拆迁。
 
棱角磨得差不多以后,严介和把年年亏损的苏辰国际交给了严昊。严昊也不含糊,换人、分权、重新调整绩效考核,几招下来,公司有了生机。
 
第2年公司盈利8000万元后,严昊一口气买了30辆奔驰汽车发给高管,结果3年后,苏辰国际盈利接近10个亿。
 
直到4年后的2011年11月13日,严昊大婚,严介和这才把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的位置让给严昊。
 
2017年,太平洋建设以年营业收入4900亿排名《财富》世界500强第89位,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多赏识,少谴责;刀子嘴,豆腐心。”这是严昊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最深切体会。